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养心斋 .... Sunny smile

艺术之家 ------ Let's go to the China---Ar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可以代替别人作选择  

2013-01-03 20:54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不可以代替别人作选择 - 养心斋 - 养心斋 .... Sunny smile
 
认真做自己的事,别人代替不了你的辛苦
 
 http://news.99ys.com/20121225/article--121225--113686_1.shtml 2013年最受瞩目的艺术空间一览

http://hanmo.com.cn/about_cn.asp 世纪翰墨画廊 http://news.99ys.com/20120824/article--120824--96778_1.shtml 泰特美术馆

 


 庙堂和江湖,第一次对中国人获诺贝尔奖,齐竖大拇指。

 

马未都:莫言获奖让中国人长舒一口气

文学是一个残酷社会的梦想,是一个完美社会的消遣,而对中庸社会来说,它是一种寄托,为作家所用,替自己也替百姓宣泄情感。文学是一个残酷社会的梦想,是一个完美社会的消遣,而对中庸社会来说,它是一种寄托,为作家所用,替自己也替百姓宣泄情感。中国人企盼多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花落中国,算是水到渠成。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最辉煌的时刻,听论大作家们以仰望的口吻谈论诺贝尔文学奖时,仿佛这奖是上帝发的;我们熟知的泰戈尔、萧伯纳、蒲宁、赛珍珠、福克纳、海明威、萨特、肖洛霍夫、川端康成、索尔仁尼琴、马尔克斯等等象神一样在文学的巅峰上矗立,我们只能仰望,不能近身。今天作家莫言荣膺该奖,让中国人长舒一口气。 [博客全文]


西向东:诺奖缓解中国人的受害者心理

不能否认,文学的主观成分多些。一个作家,一个作品,是否真能凭一个奖定出高下见仁见智,各有所好的事实的确存在。因此对于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,“我还是我”是最好的心态注释。但也不能就此不提一下这次获奖意义,首先这意味着中国人的成就进入了世界前列并得到认可,没理由不为此庆祝。同时,文学奖颁给中国可能缓解国人的受害者心理,后者是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有待改进的。[博客全文]



国人梦寐以求的诺贝尔奖章

b
微天下:诺贝尔文学奖和莫言其人

诺贝尔在1895年11月27日写下遗嘱,捐献全部财产3122万余瑞典克朗设立基金,每年把利息作为奖金,授予“一年来对人类作出最大贡献的人”。根据他的遗嘱,瑞典政府于同年建立“诺贝尔基金会”,负责把基金的年利息按五等分授予,文学奖就是其中之一,能够获得诺奖是一个作家被全世界认同的标志。
莫言(1955年2月17日-),原名管谟业,生于山东高密县,中国当代著名作家。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,青岛科技大学客座教授。他自1980年代中以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,充满着“怀乡”以及“怨乡”的复杂情感,被归类为“寻根文学”作家。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,写的是一出出发生在山东高密东北乡的“传奇”。莫言在他的小说中构造独特的主观感觉世界,天马行空般的叙述,陌生化的处理,塑造神秘超验的对象世界,带有明显的“先锋”色彩。

 

徐子东:莫言获奖的六个原因

华人获诺贝尔奖的“六个基本条件” 。第一,要写乡土;第二,要用现代主义的手法;第三,要写文革(发生在中国的世界性事件);第四,要批判政府;第五,要有好的英文、法文、瑞典文翻译;第六,要在中国以外获奖或有好评。以前写文革的作品,大都从文革前写起,怎么发生,原因背景等等。莫言的《蛙》,只把文革血肉惨景和今日繁荣腐化直接并置,其实是写文革与今天的关系。另外这篇作品还有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角度,就是写计划生育。现在西方人看文革悲情已经太多了,但是写计生残酷,是对中国政治批评的一个新角度。
政府管是管在社会影响上,这批作家里边写的最不尖锐的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要拍成电影,还要把什么都磨掉。所以像《兄弟》,像《古炉》,像《生死疲劳》等,都是不能拍电影的。现在的文学在政治上是被边缘化的,但文学还仍然保持着很强的对社会的批判性,尤其是对中国60年当代史的反思,远比报纸影视对人民更负责任。



莫言作品的瑞典文译者陈安娜


李景瑞:莫言获诺奖,翻译很重要

连日来,莫言荣获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,成了许多人热议的话题。人们在兴奋之余,也在探寻中国作家首次获此殊荣的原因。除肯定莫言作品中鲜明的本土化、富含魔幻现实主义的人文情怀、以及《红高粱》电影的传播效应等以外,都强调了充分贴切的翻译所起到的重要作用。莫言正是得益于其作品已被译成20多种文字,20部长篇小说中,有18部已有外文译本,特别是《红高粱家族》、《天堂蒜苔之歌》、《生死疲劳》等3部重要作品,都有了瑞典文译本。应该说,这些翻译成果,在帮助莫言走向诺贝尔文学奖殿堂中,功不可没。
在跨文化时代,语言翻译在不同文化的沟通中,越来越显得重要。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籍评委马悦然早就指出,缺乏好的外文译本,是中国文学进入诺贝尔文学奖视野的很大障碍。不仅中国作品在国际得奖,就是中国图书走向国际市场,对外翻译的严重滞后,都成为加速走出去的共同瓶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